推广 热搜: 论文  考研      研究      考试动态  会计  公布 

浅析第六代导演作品的艺术风格和市场观念

   日期:2021-07-27     来源:www.zntron.com    作者:未知    浏览:742    评论:0    
核心提示:导演和观众一直有一种微妙的关系。

3、将来的前景

一些人对“作者论”也给出了如此的讲解:“在当代的电影环境下,作者论更倾向于作者是的知名度高的人”。这种看法不无道理,第六代导演出目前公众媒体的机会不频繁,论知名度和影响力也不如第五代导演甚至不如演员。但他们都是这个年代敢于坚持用电影来讲真话的导演,他们达成了并且一直在探索巴赞的电影理想。在这个意义上讲,他们对于中国电影的进步功不可没。

然而,正如文章开头提到的一样,电影作为产品,也应该具备它的产品性。票房也是检验电影的一项标准。而第六代导演们有的偏离主流价值和大众趣味的艺术片备受冷落,存活空间也不断遭到外面的挤压。这不仅仅是有外面是什么原因,这种情况也有第六代我们的缘由。

第六代导演常见在电影的感情表达和娱乐性、大众性出现冲突的时候舍弃后者。如此的作品受众范围狭小,没办法让更多观众产生兴趣或者共鸣。因此,在产品社会占主导地位的今天,大坏境就使得第六代的作品几乎不可以存活。再者,第六代导演多使用反传统戏剧性的叙事方法,这背离了深受“戏剧性”影响的中国观众的审美习惯。纪实风格电影最大限度地还原了现实,解构了观众梦幻式的心理期待,颠覆了大家习惯性的审美经验,不可防止地会遭到观众的排斥和抵触,票房的失利也是不可回避的事。

商业和艺术的冲突、个性化的展示和大众化的抵触一直贯穿在第六代导演的作品中,同事成为影片的风格和缺憾。作为电影导演对于这个矛盾更有领会和感悟。第六代的作品和观众的期待差距太大,如此它们之间的审美距离就也愈加远。假如观众对一部影片非常难理解,这一定不是导演的初衷,如此的话这部影片要在当代观众中最大限度的体现它的审美价值的目的也就没办法达成了。正如同意美学大师姚斯的看法一样,“没有可以离开读者而自足存在的所谓的艺术作品,艺术作品的价值只有通过赏析者的赏析才能达成”。第六代导演的将来的何去何从,可谓是整个中国艺术电影存活和进步所一同面临的问题。

2、社会底层的人文关怀

同样用王小帅和贾樟柯的作品举例。王小帅可谓第六代中最早把视角对准社会底层人群的导演。王小帅用镜头对准了这部分边缘人群,以人道主义的情怀关注那些社会进步中的弱势群体,近距离的展示他们支离破碎的情感生活和惨不忍睹的存活困境。这是一个隐而不见的中国,但它确实存在。这种群体它不是容易的孤立存在,而是一直维持着开放性和完整性。

如此一些的纪实风格影片也正是王小帅将藏在主流意识形态之后的矛盾以原生态的方法展示给观众的一种方法。当今中国社会渐渐被市场经济体制的角逐逻辑强制划分为一二三等。而王小帅正是给生活在这种背景下的观众提出考虑:到底生活的目的是容易快乐还是盲目追逐所谓现代化的西方文化。90年代市场经济的兴起标志着理想主义年代的结束。满怀救国梦和民主启蒙理想的常识分子发现,主流意识形态自我改造的期望恐怕没办法达成。同时,商业社会的即将来临让常识分子感到困惑和无奈,精神上的失落迫使一些富有探索精神的人试图从社会底层挖掘出一些思想根源,重新达成他们的社会理想。因此,如此的社会背景给了第六代导演们所谓的民间创作基础和立场。

而贾樟柯的成名作《小武》,以客观冷静的镜头深层次地展示人物的存活状况,拷问人性,在不动声色中打动大家。影片以一种写实化方法刻画了小武在日常所遭遇的友情的背叛、爱情的失意、亲情的抛弃,展示了小人物孤独、荒诞的现实生活。小武的悲剧常见地反映了失去和过去的联系但又看不到将来,在日常处处碰壁,贯穿着浓厚的荒诞感的小人物的生命步骤。

人类文明的全部历史一般就是由每一个年代的权利阶层书写的,主流历史总是成为整个历史的唯一讲解,并具备宏大的叙事特点,电影的出现给了那些处在权利结构底端的历史存在的空间,它们可以通过合法式的渠道被大众所同意,被大众所考虑,甚至为大众敲响警钟或者引发启迪。

1、纪实主义风格

直到70年代末期第四代导演才首次开始尝试将巴赞的纪实主义电影理论运用到电影创作中。然后正当这种美学风潮才刚刚被观众熟知的时候,就被第五大导演的宏大叙事所带来的影像美学洪流彻底淹没了。直到90年代,以贾樟柯,娄烨,王小帅,张元,王全安为代表的第六代导演才重拾纪实主义,并成为他们作品的主要表现方法甚至发挥至极致。

作为第六代导演的重要人物,王小帅是最早将纪实风格运用到电影创作的导演。他的作品《极度寒冷》《扁担?女孩》等都尝试了纪实的拍摄手法。这种纪实的风格可以在第六代导演的作品中看出,它已经不止是作为一种拍摄手法和风格的运用,更是上升到一种美学思想的高度,俨然已经成为第六代导演的一树标榜的旗帜。

还有同样作为第六代的代表人物的贾樟柯,当中国电影市场的大时尚都倾斜于好莱坞式的非现实性题材的时候,贾樟柯对中国现实的着墨更为可贵。从《小武》开始,贾樟柯的影像世界开始重新诠释中国电影的纪实风格。贾樟柯的叙事相较批判现实主义而言更为的柔和一些,看上去不锋芒毕露,也不做武断地批判,而是通过个性鲜明的纪实性风格来拓展表达思想。他善于以独特的视角和敏锐的心态来切入现实,一直能找到我们的方法重构历史的记忆。

导演和观众一直有一种微妙的关系。就像今天的中国电影观众,是深思着中国第四代导演的自伤感怀,经历过第五代导演的宏大叙事,见证了第六代导演的底层关怀,并被群雄争霸的新锐导演影响着。每一个年代有着每一个年代的特点和艺术环境,同样每一个年代也孕育出了是这个年代的电影导演,他们用镜头的方法表达着他们对于这个年代的考虑和感悟。而以艺术电影善于的第六代导演像一支在中国电影舞台上突起的异军,把笔触放在了描述当下社会的平民故事。这不只丰富了中国电影的银幕形象,也对中国乃至世界的观众知道当下中国社会的现实和电影艺术的探索方向都起到了要紧的现实意义。但,第六代的导演仿佛也面临着市场的尴尬,因为如此风格的电影,艺术性和商业性之间的冲突过大,而致使和观众的审美理想产生过度距离,如此不只不利票房的收购,对作品的传播也是不利的。本文就第六代的导演的纪实主义风格和社会底层的人文关怀与将来的前景展开探讨。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